6/09/2017

舒特赫爾─西夏惡靈─

《舒特赫爾─西夏惡靈─》(シュトヘル)


【作品DATA】
■作者:伊藤悠
■出版社:小學館
■台灣代理:尖端
■對象類型:青年漫畫
■集數:1~14(完)
■出版日期:(台‧未完~4)2011/5~

【簡介】
尤羅爾弟弟從小受父兄溺愛,生活優裕嬌生慣養。但父兄除了供給物質需要以外,從未親暱疼愛過他。尤羅爾弟弟的內心感到空虛,於是就跟著一個居心不軌的老男人翹家了,途中還被一名為非作歹的女人給誘拐……



正太:★★★★
編劇:★★★★☆
畫工:★★★★☆
幼齒:★★★★
賣肉:★
私心:★★★★★
壞掉:★★★

【給正太控的說明】
以下簡介會直接暴露漫畫前4集(台版單行本進度)的劇情。

13世紀,東亞北方的蒙古族崛起,接連併吞草原上的諸多游牧部族後,終於將矛頭指向才建國不到兩百年的新興國家西夏,發起一連串侵略戰爭。
女主角雀子,是西夏靈州的一介兵卒。因為身為女性又武藝拙劣,特別受到同袍夥伴們的憐惜與照顧。也因為如此,在蒙古軍隊來襲、靈州城慘遭屠城,雀子所屬部隊也全數陣亡後,卻只剩她一個人僥倖存活下來。在同袍們淒慘的死屍之前,雀子陷入了悔恨、不甘與徬徨。然而荒城的曝屍,卻引來了飢餓的狼群。
為了在飢餓狼群的口下守護同伴屍體,雀子單獨一人發狂似地與狼群對峙。在與野性狼群生死之鬥的過程中,雀子失去人性與良知,卻也在短短數日內練就一身絕世武藝。雀子殺盡了野狼,靈州城化為一座只有人、獸屍體的死城後,心中只剩下恨意與瘋狂的她,從此踏上尋仇之路。孤身四處偷襲蒙古軍隊,神出鬼沒不留活口。因此成為蒙古軍隊口耳相傳的神祕夢靨,而被稱為〝舒特赫爾〞(意為「惡靈」)。


另一方面,小小的男主角尤羅爾,原本是遊牧民族〝澤庫族〞族長的幼子。澤庫族一度被蒙古人打敗,失去獨立而被收編為蒙古軍的馬前卒。且澤庫族戰敗時,族長之妻曾被蒙古大汗成吉思汗擄走,釋放回來已經懷了身孕,生下的小孩就是尤羅爾。
而族長並不忘再次復興澤庫族,所以一面鼓勵武藝過人的親生長子赫拉巴,參加蒙古軍隊來征戰立功。一面卻把沒有血緣的尤羅爾嬌生慣養,不強求他練習草原生活需要的馬術武技,只是整天任由他讀書拉琴。族長盤算的,是讓澤庫族建立軍功,取得蒙古大汗信任後,再把尤羅爾交還給蒙古。以後就能將撫養善待過的尤羅爾當做傀儡,在蒙古王室中取得勢力,藉以復興澤庫族。
尤羅爾(意為「祝福」)從小交由赫拉巴的生母照顧撫養。這名女性原本是西夏高官之女,當時西夏大學院的學者們,擔心在內部政治腐敗下,已經失去尚武精神的西夏,有被周圍剽悍的草原民族滅亡的危機。但西夏在創造出自己的文字後,已經擁有了自身的文化精神。於是學者們將西夏文化之魂──刻有所有西夏文字的九塊玉板〝玉音同〞,藉著聯姻和親帶出西夏,藏匿在強悍而對文化沒有半點關心的澤庫族之中。免得西夏在亡國後,文化可能會遭受到敵人全面性的毀滅。

但西夏學者沒有算到的,澤庫族在短短數年後,就被新興的草原民族蒙古族給控制收編。而更讓人恐懼的,成吉思汗不知什麼原因,對西夏文有著近乎執念的仇恨。蒙古軍所攻下的所有西夏城市,藏書與文字無一不被焚毀消滅。西夏學者們當年的憂慮,此時竟有可能惡夢成真。
受到養母的薰陶,雖然出身於對文化文字不屑一顧的尚武部族,但尤羅爾自幼就對西夏文字有所憧憬。聽聞蒙古毀滅所有西夏文字,且即將進攻西夏首府興慶的傳聞,小小年紀的尤羅爾,天真想偷溜出澤庫部落,先潛入興慶的大學院,搶救出西夏文的字典。
而尤羅爾的行動馬上就被經常從旁觀察的僕人察覺。這個老僕人波爾督,其實原本也是西夏的學者,當年為了保護西夏字譜〝玉音同〞,假扮成僕從一起陪嫁過來。波爾督試探過尤羅爾的心意後,當然告訴他不用去順興,因為比他想找的字典更寶貴的原始字譜玉音同,就藏在澤庫部落。

但在成吉思汗顯然有計畫性毀滅西夏文字的現況下,〝玉音同〞的存在被調查出來也是遲早的事。年邁的波爾督不知自己能再保護玉音同多久,只能把這個任務託付給下一個年輕人。而已經淪為蒙古馬前卒的澤庫部落也不是個安全地點,波爾督就慫恿尤羅爾跟自己一起出逃,目標是南方的大宋國。據說在那裡即使王朝更迭,舊有的文字文化也仍能受到傳承,不會遭到毀滅。
而被蒙古軍譽為神箭手,尤羅爾的異父異母哥哥赫拉巴,就是當時帶領蒙古軍隊,攻滅西夏靈州城的將領,也就是女主角舒特赫爾的頭號仇人。與出逃的尤羅爾偶然相識後,舒特赫爾知道自己的仇人可能正在追尋這個小男孩。於是舒特赫爾威脅尤羅爾,強迫跟著他們一起同行,等待赫拉巴找上門來自投羅網。

然而在好奇下,舒特赫爾開始跟著尤羅爾學習西夏文。學會了死去夥伴們的名字後,舒特赫爾感悟到自己的仇恨,是出自被遺忘的恐懼:背負著心存不甘而慘死的夥伴們的靈魂,舒特赫爾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忘記這些人,忘記同伴們的遺言;也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被世界遺忘。在得到〝文字〞這個可以將記憶化為實體的方法後,舒特赫爾終於從復仇的恨意中豁然開朗。
於是舒特赫爾從此將尤羅爾視為恩人,並在尤羅爾因故受傷中毒的生死之際,隻身勉強涉險為尤羅爾尋找解藥。結果在不利情況下被赫拉巴打敗,遭到蒙古軍逮捕。
在兄弟情下,赫拉巴替舒特赫爾帶回解藥,救回尤羅爾一命。但尤羅爾對舒特赫爾被捕一事感到虧欠與不捨,也孤身潛入刑場,企圖阻止行刑。絞刑台上,舒特赫爾死前目睹尤羅爾闖入刑場,被蒙古軍視為叛徒追殺。

──恩人尤羅爾命在旦夕,將死的自己卻無能為力──舒特赫爾的求生意識,在激動下跨越數百年時空,召喚了與自己有某種因緣聯繫的現代普通日本高中生須藤。

舒特赫爾死了,但肉體卻藉由穿越時間的須藤之魂而復活。須藤雖然搞不清楚狀況,但在前世(?)記憶覺醒,且知道舒特赫爾與尤羅爾的故事後,也放心不下年幼的尤羅爾。於是兩人再次逃離蒙古軍的掌控,與老僕波爾督會合,再次踏上保護西夏文字的南進逃亡之旅。
而果不其然,成吉思汗早已知道玉音同的存在,也知道澤庫族藏匿了蒙古血統的〝偽皇子〞伺機亂政。如今偽皇子尤羅爾又夾帶玉音同正式叛逃,澤庫族犯下無可饒恕的罪過,於是除了戰功彪炳的赫拉巴以外,全族皆遭屠滅無一倖存。而赫拉巴則被要求戴罪立功,得找回失蹤的尤羅爾和玉音同……


《西夏惡靈》的開頭,也就是台灣代理版被尖端出版社斷尾中的前4集劇情,大概是上述的這樣子。因為我覺得本作是以劇情取勝的漫畫,所以忍不住就介紹得詳細一點。總之接下來在蒙古對西夏、金國的征戰亂世中,舒特赫爾與尤羅爾幾經悲歡離合,與歷史人物及事件相遇。兩人終究產生男女之情,然而傳承西夏文字的任務、澤庫族滅族之恨、蒙古王位的繼承糾紛……種種亂世中的紛爭,卻也帶給兩人不斷的磨練與衝突……
如同以上介紹,《西夏惡靈》是一部融合史實的歷史冒險、又稍微帶點穿越時空要素的漫畫,曾經榮獲日本第16回手塚治虫文化賞新生賞。作者伊藤悠算是比較少產的漫畫家,正式引進台灣的作品更少(就只有這斷尾中的《西夏惡靈》前4集),所以對台灣讀者而言,可能較為陌生。
唯一可提的,大概就是她先前擔任了動畫《機動戰士鋼彈鐵血孤兒》的人物設定原案。不過在台灣知名度不高的情況下,大概也沒什麼人會在意這點……總之伊藤悠算是日本在近十幾年來評價相當高的漫畫家,《西夏惡靈》也得到了不錯的讚譽。關於作者的事後面再提,總之繼續聊正太和故事劇情。

以下雖然會盡量不暴露關鍵劇情,但還是會對故事發展有所洩漏。寧願繼續等待尖端台版 良心發現 的讀者,請斟酌要不要繼續看下去。


男主角尤羅爾弟弟,細眼瓜子臉,跟時下的大眼圓臉萌畫風不太一樣。剛登場時的服裝造型,全身包得圓滾滾暖和和、短手短腿、好像推一把就會在地上滾好幾圈的模樣真是相當可愛。雖然阿伯我覺得男孩子當然是穿越少越好,但像這樣一副抱起來會很舒服的樣子也不錯喔♥

尤羅爾弟弟在漫畫開始時大概是10歲上下。如同前文介紹的,父親澤庫族長和他並沒有血緣關係,只是被當作預備的政治傀儡養大。父親表面上雖對他溺愛又嬌生慣養,任憑尤羅爾讀書拉琴,不用習武上戰場(但也許是怕他變得太強壯,以後不好掌控)。可是心底卻是感到厭惡,而毫不掩飾地對尤羅爾態度疏遠。
兄長赫拉巴雖然疼愛他,卻又是個傲嬌,一看到尤羅爾就一臉嚴肅又愛說教。尤羅爾弟弟原本並不知道自己並非父親的血脈,但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中,即使生活舒適不虞匱乏,尤羅爾卻與家人甚至族人疏離。只謹記著西夏養母曾給他的文化薰陶,一個人逃避現實活在書香的精神世界。
所以在蒙古對西夏的戰爭中,尤羅爾弟弟不顧澤庫族的立場,而選擇和西夏站在一起,開啟了他和周遭相關人物的悲劇人生……所以切記啊!養小男孩要用愛來養,不是餵他吃飯給他錢,他就會跟你有感情了。小男孩要用愛來養喔!要給小男孩們愛的薰陶喔!大家約好了喔♥

咳,總之因為身處在沒有文化的草原部族,尤羅爾弟弟對文字心存〝可以留下記憶與承諾,讓人能跨越時間而交流,人心能變得更善良〞的天真嚮往,於是為了西夏文而毅然翹家外出冒險。
閨門裡純真善良不知世事的尤羅爾弟弟,在第一段旅途中,雖然也感化了像是舒特赫爾這樣的復仇惡鬼,但卻經驗了更多亂世的惡意、背叛及無能為力。最後終於因為自己的天真大意,間接害死了舒特赫爾。
一直不願動手傷人,也相信人性善良的尤羅爾弟弟,在旅程中受到衝擊精神。於是圓滾滾的純真小正太產生進化,變成了尤羅爾第二階段。舒特赫爾藉著須藤的靈魂復活後,兩人再次帶著玉音同出逃。但這回尤羅爾弟弟為了保護自己與夥伴,以及為守護自己的理念,終於開始痛下覺悟、主動揮劍傷人。也丟掉了那頂 蟑螂鬚 華麗的帽子,臉上被劃下刀疤,體型也略為抽高,長成了凜然的勇氣少年。

而一路上見聞的亂世悲劇──在戰爭中無辜受害的人、為自己而死的人,尤其是因為他的背叛而慘遭滅亡的澤庫族,都沒有讓尤羅爾弟弟停下腳步。再加上從須藤口中聽聞百年後東方島國的和平治世,也使他更加堅毅。他為自己找到了保護文字流傳的理由與目的。
「只是因為君主一個人的決定,來決定人民的幸福與不幸,那不是太過令人憤恨了?」
「與其等待不知何時才會降臨的明君,人民何不自己拯救自己?」
「古今知識的共有,跨越時空的人與人相互了解,可以讓人民不再依賴君主一個人的決定。而文字,就是能支持人與人相互扶持的橋樑。」

尤羅爾弟弟也不再甘願只做一個文字的保護者、傳遞者,他要自己成為文字的紀錄者。寫下至今相遇的人與事,背負其他人的心意與悲願。

另一方面,好不容易才和尤羅爾相知相惜的女主角舒特赫爾,雖死後復生,但身體裡的靈魂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西夏女雀子,而是普通的日本男高中生須藤。尤羅爾弟弟很快就發覺舒特赫爾的內在換了個人,起初有些尷尬,但……
……顯然須藤哥哥也很喜歡小男孩,所以沒有問題的!摟摟抱抱,尤羅爾弟弟很快就再和須藤親近起來,兩人齊心努力出生入死。就是嘛!這麼可愛又勇敢的小男孩,不管是男是女、是古代人現代人,誰看了不愛呢?

而在蒙古的脅迫下,赫拉巴哥哥也四處探查尤羅爾等人的行蹤。雖然隨時都板著一張狠臉,恨不得要馬上提著背叛者尤羅爾的人頭回去交差。但赫拉巴那顆傲嬌的戀弟心卻沒有改變,尤其在看到心愛的弟弟逐漸成長為勇氣少年,更讓他心中猶豫感動而下不了殺意。在故事後半,以全故事最強大的個人武力,更總是在關鍵事件中從背後幫上弟弟的忙,不死鳥一輝……就是說嘛,這麼可愛的弟弟,尤其又是沒有血緣的弟弟,怎麼可能輕易捨下不管呢?

只是搶奪尤羅爾弟弟的競爭對手越來越多,同父異母的親哥哥、蒙古皇子托雷和他的攣生兄弟那蘭(虛構人物),也加入了搶奪可愛弟弟的戰局。代替成吉思汗和托雷到處進行情報任務的那蘭,雖然知道〝偽皇子〞尤羅爾的存在,對正在建立實力的蒙古王朝來說,可能會是個麻煩。但逮住尤羅爾弟弟之後,倒也沒有立刻就對他不利,反而很熱情地要尤羅爾認他做哥哥……就是說嘛!這麼可愛又勇敢的小男孩,誰看了不愛呢?(以下略)

看到這麼多人在爭奪尤羅爾弟弟,真‧女主角舒特赫爾當然也冤魂不散。雖然現在肉體已經讓給須藤使用了,但在特定的狀況下(比方尤羅爾弟弟遭遇生死危險),舒特赫爾總會忍不住回魂,回來取代須藤控制身體奮勇退敵。與尤羅爾弟弟更是此生情未了,雙方都互相放不下彼此,終於發展出了大姊姊x小弟弟的年齡差禁忌關係……

只是尤羅爾弟弟仍放不下守護文字的任務。因緣際會下,意外有了直接解決問題的機會──與親生父親成吉思汗見面,設法說服他停下迫害西夏文字。
和大多數歷史創作中、總是被描繪成豪邁彪形大漢的成吉思汗不同,《西夏惡靈》中的成吉思汗陰沉而邪氣逼人,但別有另一種懾人魄力。
不過附帶一提,本作中少年時代的成吉思汗傲慢狂氣,也別有一番可愛風味。只是戲份非常少就是了。
話說這個巫師……如果他真的是某人(的靈魂也回到過去),這樣的話,某人的故事不就太過悲哀了嗎……

總之與成吉思汗的會面,並沒有讓尤羅爾弟弟實現自己的理想,反而只是進一步讓他體認到,在強大而不講理的力量前,只有理想與勇氣仍起不了作用。只求保全自己的身體與心靈,並沒有辦法在嚴苛的現實中實現理想。
於是,正直的勇氣少年,再次受困於亂世的殘酷,與自身的無能為力。已經沒辦法回頭的尤羅爾弟弟,終於被嚴苛的現實給玩壞了,臉上刀疤又多一條,發生第三階段進化……
環繞著文化理想與人性仇恨的連鎖傳承,《西夏惡靈》描述了天真單純又圓滾滾的小男孩逐漸壞掉的經過。但是凶狠中有柔情的大姊姊、一板一眼而把真情放在心中的哥哥,還有借用女性身體而靈魂卻是現代日本高中生的怪哥哥,以及不知在打什麼壞主意的親哥哥們……周圍也環繞著這麼多對自己有離奇感情的哥哥姊姊們,尤羅爾弟弟受傷的心靈,將會由誰來救贖呢……

【私心評價】
真的是很不好意思,又讓各位閱讀了這樣一篇大而無用的介紹文。不過因為讀完這部漫畫後,真的是讓阿伯我百感交集,幾天下來陶醉不能自拔……所以以下的感想,仍然是繼續大而無用的純個人抒發。真的閒閒沒事做的話再來閱讀吧。只想簡單了解我對這部作品的評價的話,大致上就是:

1. 劇情精彩。
2. 畫風魄力十足。
3. 小男孩和大姊x正太要素萌萌♥
4. 但是穿越時空要素莫名其妙。

這以上4點,總之雖然仍有明顯的缺點,但絕對是值得一讀的佳作。

好了,總之,真的是,劇情的沉重與厚實,阿伯我很久沒有讀到這樣的漫畫了。《西夏惡靈》掌握了許多只有歷史漫畫獨有的趣味:在史實骨架上添加虛構故事,不需要做太多設定說明與解釋,只要讀者對歷史略有概念,自然會得到許多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感動。無論是那些在故事中沒有正面說破,卻遲早會撞到歷史之壁的歡喜與悲哀。或是虛構角色們身為未在史冊留名的小人物,卻在不經意間推進歷史的轉動,甚至改頭換面走進史實。

西夏文字原本就是文化史上的奇蹟。西夏王國不過是國祚未滿兩百年的曇花一現,但在西夏滅亡後,在中國、蒙古、女真的強勢文化環伺下,西夏文字居然還繼續被使用了兩百多年──究竟是受到什麼樣的原因推動,使得這個在歷史洪流中作用有限的小國的文字,居然能夠比它的國家多存活一倍以上的時間──《西夏惡靈》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編造出一段遊走於虛實之間而扣人心弦的故事。

這段蒙古崛起的歷史,也許大多數台灣讀者都在課本上讀過。而《西夏惡靈》敘事以蒙古、西夏及虛構的澤庫族這些〝外族〞為核心,對台灣讀者來說是有些了解卻又陌生,而讀起來很有新鮮感。
而歷史上的這個時間地點,原本就有許多不同民族文化相互衝撞、融合。而主角配角們都來自不同的背景:剽悍的草原遊牧民族蒙古;剛從尚武轉向重文,對文化百般珍惜的西夏;文化淵遠流長反而亦趨腐敗的漢族;還有來自基督教文化、伊斯蘭教文化的異鄉人等等。
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,人物的個性、目的又各有不同:純真開朗卻不天真,該狠的時候還是十足現實的〝現代人〞須藤;一心想壯大蒙古帝國,卻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那蘭;狂傲而捉摸不定,執著於世俗喜怒卻又像化外高人的成吉思汗……除了前文已經提及過的人物以外,這部作品的許多主、配角都難以說是正派或反派,洋溢著奇特的魅力:

侍奉成吉思汗的墮落修女薇若妮卡,曾一心為了助人而向吉普賽人學習醫術,結果卻引起懷疑,害死了對自己有好意的的吉普賽少女,連自己也被打成女巫,而對基督教世界由愛成恨。不惜墮落自己的肉體與精神,只為了將蒙古帝國引入西方,毀滅祖國做為復仇。
化為復仇惡鬼的薇若妮卡,雖然寂寞的心靈一度被開朗的須藤所拯救,卻一直無法放下仇恨執念……

因為那蘭皇子的一時憐憫,而僥倖在戰爭滅族之下存活,但之後也不過被那蘭當作道具使喚的少女梅露彌。雖然初登場時溫柔和順又神祕超然,但出乎許多讀者預期的,這樣一名柔弱少女,最後居然也成為恨意環環連鎖的復仇者中的其中一人。


〝復仇〞正是構成《西夏惡靈》故事的一個關鍵元素──成吉思汗對西夏的復仇,直接牽動了故事中幾位主角的人生。舒特赫爾為了守護同袍夥伴的屍身,卻成為了狼群首領的殺妻仇人;承受了獸性的復仇怨念,而化做恨意泛濫失控恣意屠殺的惡靈。
受到尤羅爾與文字的感化後,舒特赫爾逐漸拾回人性。但卻也因尤羅爾的背叛,導致澤庫族的滅亡。曾經訓斥舒特赫爾〝妳不過是以死人為藉口,製造更多的死人〞的赫拉巴大哥,這回復仇惡靈的棒子卻交到了他的手上……

──復仇只是造成更多仇恨,綿綿不斷的負向連鎖──《西夏惡靈》故事揭露了如此的悲哀。不過作為一部以復仇為主題的作品,《西夏惡靈》也並沒有很俗套讓角色們一個個回歸道德、放下屠刀。幾個一直存活到結局的主要角色,除了女主角舒特赫爾以外,倒是都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自己的報復。
看到各有苦衷的角色復仇成功,看在讀者眼裡當然爽快。但有的人最後是已經失去任何救贖的機會,有的則是青春人生不再復返,仍給讀者許多淒涼與空虛。
而即使是舒特赫爾,也不能說她是放棄了復仇,而不如說是〝人生中找到了比復仇更值得投入的事〞。對仇恨並沒有忘記也沒有諒解,只是那不再是唯一選擇。

雖然《西夏惡靈》立場上仍或多或少反對仇恨,但也沒有譴責。該譴責的是為了復仇而不問是非、泯滅人性;但如果自覺復仇就是人生最重要的,不去做就無法讓自己走下去,那也就只有去做。雖然多數角色在復仇後仍只得到空虛,但那對當事人來說,也不啻是滿足人生的唯一的救贖。

而相對於仇恨與復仇,《西夏惡靈》中的另一關鍵元素──文字,則成為一種考能的救贖。或許已經慣用文字的現代人,並不容易感受到文字的珍貴。但透過文字紀錄的形式,能將愛、或恨,不願遺忘的記憶,或對未來的祈願,化為實體保存下來,並傳達給任何的閱讀者。

在亂世之中,有多少的犧牲、無辜、不甘不願,都消逝在無人知悉的荒野中,或至多只留存在一、二個人的心底記憶。但化為文字紀錄後,就能留下這些犧牲、無辜、不甘不願,讓更多人知道,也或許能讓更多人因此思考要如何停止這些悲劇──文字是弱者的救贖,是突破時空限制的人心交流──尤羅爾不計代價保護的西夏文字,意義並不只是文字本身,而代表了許多人類世界的希望、反省與救贖。

《西夏惡靈》將文字的作用描述得非常美麗而悲切,真是讓阿伯我這個文科出身者看了感動萬分。

但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批判。到最後,相較於逐漸放下瘋狂仇恨,而回歸理智人性的舒特赫爾和赫拉巴,固守著〝實體〞文字玉音同的尤羅爾,反而一步步的捨棄良知。文字、文化可以觸動人性,但為了它而捨棄人性,值得嗎?無論出發點是正面(守護文化)或負面(復仇),過分的執著,都同樣會導致悲劇的結果。

而即使尤羅爾信誓旦旦,要記下旅程中所記憶的人與事。但即使是曾貴如皇子的那蘭,稀世的猛將赫拉巴與一時傳奇的舒特赫爾,甚至是尤羅爾本人,都仍然因為種種禁忌,不見於文字記載而消逝於歷史洪流,也不免讓人感到任何的方法與希望,也終有其侷限而令人感到悲哀。

而撇開這些沉重的思考性要素,《西夏惡靈》作為一部娛樂漫畫也十分稱職。作者伊藤悠的畫風並不精工細致,但人物的表情、動作,畫面的表現構成,喜怒哀樂、瘋狂或徬徨,都畫的活靈活現、躍然紙上讓人看了相當過癮。
而雖然以歷史為骨幹,但故事風格仍是奇幻氣息濃重。故事開頭西夏女舒特赫爾為了守屍而與狼群對峙,因而練成絕世高手的經過,既奇妙又悲痛而震撼人心,頗像是武俠小說中的傳奇奇遇。故事中途,原為死仇卻又一次次合作共鬥的舒特赫爾和赫拉巴,化敵為友的劇情發展也總是讓人熱血沸騰。
而雖然是戰爭亂世中的小人物,主要角色們卻好像少年格鬥漫畫一樣,各有奇門絕技:形如鬼魅、將鐮鉤使得出神入化的舒特赫爾;使鷹的尤羅爾、波爾督的針灸、赫拉巴的神弓、薇若妮卡的手術刀、梅露彌的催眠曲、托雷和那蘭的飛礫……或像是成吉思汗的座騎,竟是頭角崢嶸的麋鹿。漫畫中充滿了許多凸顯與象徵角色個性、一看就知道在這時空背景下只是趣味性的虛構,卻又不會太過於誇張虛假的服飾造型、武器配飾,也在嚴肅的劇情發展之上,增加了閱讀上的娛樂效果。


不過好話說了這麼多,我覺得《西夏惡靈》在構成上一個很大的問題……不是只有我這麼覺得,很多網路書評也都有指出;就連只是閱讀這篇介紹文到這裡的讀者,都可能已經感覺出來哪裡很奇怪──對,就是那個日本高中生須藤的存在非常突兀。
須藤在這部作品的作用,主要有兩個,一個是以未來人的身分,告訴尤羅爾他的理想(重視文字、人人都能使用文字)將在未來實現,堅定了尤羅爾的決心。
第二個是增加舒特赫爾這個角色身分的曲折性。須藤的武藝遠遜於舒特赫爾,難以保護珍惜的尤羅爾;但已死的舒特赫爾回魂時,這具肉體就形同殭屍狀態,受了傷不會痊癒,只是持續消耗身體的僅存能力。讓讀者感受到〝化為復仇鬼的人生,在死前才找到想真心守護的事物〞、〝雖然勉強回到人間,但舒特赫爾所僅存的時間終究有限〞的悲愴感。

但除此之外,好像就沒有了(汗)。一個現代高中生,回到13世紀的殘酷戰場,居然能適應得這麼快,武藝也幾個月就晉升到準高手的程度,怎麼看都太奇怪了。而且故事對於須藤在現代日本的狀況交代不多,個性也不明確。在現代日本時,須藤看起來是那種〝怕麻煩,和同學往來保持距離〞的時下無氣力年輕人。但到了13世紀,卻變得活潑熱情,對只會不斷惹禍上身的小少爺尤羅爾,也是馬上又抱又親暱。好像沒什麼理由,就喜歡上這個小男生,還喜歡得不得了。這樣我會覺得須藤是很嚴重的戀童癖喔!

再者,為什麼是現代日本?現代日本與13世紀東亞北方草原的聯繫,到故事最後完全都沒有牽上線。到最後為什麼要設定一個現代日本高中生回歸到13世紀的蒙古征戰時代,就顯得毫無理由。上面提到的須藤的兩個作用,我覺得改用其他更自然的劇情設定也不是不能解決。但就突然讓一個日本高中生時空跳躍,真的是越看越跳TONE。

最後聊聊作者伊藤悠。她的成名作是《皇国の守護者》漫畫版,這是一部有小說原作的作品(但原作小說和漫畫都沒有台灣代理),性質是幻想軍事戰記。我沒有看過這部漫畫,所以說不出個所以然,但當時漫畫版普遍的評價非常高,高到網路上有〝因為漫畫版的人氣超過小說,度量狹小的原作者一怒之下不再授權改編〞的流言(真偽不知)。
她在《皇国の守護者》時期,因為畫風表現和漫畫內容取向,好像經常被誤會成是男性畫家的樣子。不過她確實是一位女性,這個是已經公開的情報。而《西夏惡靈》充分讓人感受到她在畫技魄力外,編劇能力、設定做功課(編寫歷史題材的用心程度)都有水準上的表現。真是讓人期待她的下一部作品。


TAAZE讀冊生活

《西夏惡靈(01)》

《西夏惡靈(02)》

《西夏惡靈(03)》

《西夏惡靈(04)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